《鄔達克》,不止是鄔達克

        發布時間:2021-03-15作者:訪問量:15

        《鄔達克》

         

        海市重大文藝創作項目

        上海市地方高水平大學建設資助項目

         

        鄔達克是誰?

           設計慕爾堂、武康大樓、宏恩醫院、國際飯店、大光明電影院、“綠房子”(吳同文住宅)、孫科別墅、哥倫比亞住宅圈、閘北電廠、上海啤酒廠、愛神花園的建筑師?

        誰是鄔達克?

           一戰時期的奧匈帝國炮兵中尉?用一張假俄國護照逃亡到上海的戰俘?他到底是捷克還是匈牙利人?他是保護過猶太難民的匈牙利榮譽領事,又為什么在麥卡錫主義當道的時期,執意申請美國國籍?

         

        二十九年的漂泊生涯,上海對他意味著什么?

        二十九年的流落他鄉,他為上海留下了什么?

        一個“漂泊的荷蘭人”

        一出聚焦于建筑和建筑家的舞臺劇

         

        《鄔達克》演出海報

         

         

        漂泊的荷蘭人

           一戰爆發,鄔達克離開家鄉,從此,他再也不曾擁有過“家”。

           一戰后的歐洲貧瘠荒蕪,四分五裂,故土和家族的烙印宛如抽絲剝繭一般從鄔達克的身體里剝離:祖國的消亡,孑然一身的異鄉人對故土模糊和想象中的懷想,將故土的復興古典主義建筑風格帶到東方,是個人與文化的一次共同的流亡和依存;

           父親的去世,少年的偶像以一種新的方式在他的身體中存續,成長中的建筑師與少年時代的亦步亦趨做出了鄭重的告別,是鄔達克對從未遠離的家族事業的綿延與發展;

           弟弟的離去,如日中天的建筑師割斷了與童年的家最后的緊密聯結,徹骨的撕裂亦如同掙脫的自縛的繭,是建筑師在斷裂中尋找到的新的自由。

           建筑師日日失落的故土的家,和他在建筑事業上的恢弘成就形成了反向的互文,他的建筑中隱匿著漂泊的隱喻,生長著身份的枝蔓。

           直至最終離開上海,鄔達克的一生宛如生長在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每一個失國的普通人,如同下雨天出門沒帶傘,只有在雨中行走,任雨點打在自己的臉上、身上。在歷史和世界的洪流之中向前,卻并不知道巨浪將其裹挾到的下一個目的地會是哪里。

           故土是回不去的故土,異鄉卻永遠是異鄉。如今,在劇作中,以美國移民官的審訊所貫穿的,恰是他在異鄉回望自己的的一生,個人的認同和世界的身份成了時代記憶的一體兩面,相互撕扯,對話前行。在漂泊一生的個體記憶中,展開了隱蔽的整張家國記憶的畫卷。

         

        通天的巴別塔

           是上海這座東方的“自由港”給了身無分文的流亡士兵鄔達克一個棲身之所,是“海派”的開放包容,給了鄔達克創作的土壤。

           他在上海29年,在這里迎來了自己事業和創作的鼎盛年代,鄔達克一生大部分的作品都留在了這座城市中,大光明戲院、慕爾堂、宏恩醫院、武康大樓、哥倫比亞住宅圈、國際飯店、綠房子,建筑師的印記留在了這座城市的諸多角落,這個世界不同時代、不同風格的記憶以建筑碎片的方式佇立統一于這座城市之中,也為這座城市的“海納百川”注入了新的植根于土壤中的文化記憶。

           鄔達克在上海并沒有獲得自我身份的認同,上海不是他畢生尋找的家,但是他給上海留下的,卻成了后世生長在上海的人們的“故土的文化記憶”。鄔達克的建筑,為這座城市的文化賦予了新的內涵,是梧桐區古典主義復興的典雅,是建筑風格新浪潮先鋒的實踐,是大都市摩天大樓高度的追逐,是一座城市多元和融合的建造,是鄔達克的建筑,亦是上海的城市歷史文脈,是海派文化精神的記憶。

           作為一個異鄉人,鄔達克為生活在這片土壤上的后人建造了屬于自己的文化認同和自我記憶,如今我們致敬海派文化,這是鄔達克終究建成的通天的巴別塔,是自我的疏離,卻是他人的巴別塔。

           編劇側重于追問個人身份歸屬和建筑語言之間的關系,在一幢幢“確切”的建筑背后,有著怎樣充滿著“不確切”的人生;導演的解讀中,鄔達克將他對于“家”的記憶和懷想的“愛”融入到了自己的生命和事業中,在動蕩不安的年代,構建內心平和、美好、優雅的世界。

         

        多維的舞臺劇

           編劇郭晨子老師與鄔達克的結緣要追溯到2014年。最初,從指導學生社會調查開始,戲文系的本科生們集體創作了《建筑家》。兩年后,該劇修改打磨,赴京參加了第七屆南鑼鼓巷戲劇節。

           再度接受同一題材的創作委托,對她而言,找到“不一樣”是重新創作的前提。不一樣的解讀和角度,不一樣的主旨和呈現,不一樣的演出樣式和舞臺語匯。于是,有了以四名演員分別扮演不同時期/國籍身份的鄔達克的構想,有了類音樂戲劇的方向、有了以移民調查構成的情節主線結構、有了在記憶和現實中的穿梭與交匯的時空處理,還有三次不同形式的“插曲”,追求文本的“多維度”。

        樂隊的使用是這個劇目的另一種探索。它不同于一般意義上流行文化中的音樂劇在音樂中的著力,或許更像中國戲曲中的樂隊,將音樂融入了戲劇發生的內核之中。它恰如其分地融入到人物發展和抒情的每個角落,如同人物內心的一種和聲,與情節共同生根發芽,以多維的感官帶給觀者通感一樣的立體畫面。對于樂隊的使用,導演周可老師有自己的表述,“每一個漂泊在外的人對家的思念的畫面是有音樂的”,音樂如守土的山林,治愈如水漂泊的人生。

           劇目排練落地的過程中,周可導演選用了集體創作的方式,一方面,劇組的多數演員是剛剛畢業走出校園不久的學生,不僅表演經驗有限,對該劇的內容也有些隔膜,導演必須調動每個演員的積極性,尋求每個演員個體內心深處生長出的詮釋。另一方面,完成周可導演一人分飾多角、在扮演和敘述中隨時切換的舞臺構想,需要激發集體的創造。喚醒演員的身體能量,強調肢體語言的表現力,一直是周可老師所看重的。

        這樣的工作艱難而富有挑戰性,宛如一場沙里淘金,對于是否會有沉甸甸的收獲,在工作的過程中,每一個人都是未知的。偏偏,《鄔達克》的排練時間只有短短的三十一天,而在這三十一天中,還有春節假期的打斷。

           以劇中鄔達克命運的未知,關照當下排演工作探索的未知,每一種不確定的未知終有其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318日,我們坐在劇場中,來共同揭秘這重重未知的面紗。

        《鄔達克》

         

        海市重大文藝創作項目

        上海市地方高水平大學建設資助項目

         

        鄔達克是誰?

           設計慕爾堂、武康大樓、宏恩醫院、國際飯店、大光明電影院、“綠房子”(吳同文住宅)、孫科別墅、哥倫比亞住宅圈、閘北電廠、上海啤酒廠、愛神花園的建筑師?

        誰是鄔達克?

           一戰時期的奧匈帝國炮兵中尉?用一張假俄國護照逃亡到上海的戰俘?他到底是捷克還是匈牙利人?他是保護過猶太難民的匈牙利榮譽領事,又為什么在麥卡錫主義當道的時期,執意申請美國國籍?

         

        二十九年的漂泊生涯,上海對他意味著什么?

        二十九年的流落他鄉,他為上海留下了什么?

        一個“漂泊的荷蘭人”

        一出聚焦于建筑和建筑家的舞臺劇

         

        《鄔達克》演出海報

         

         

        漂泊的荷蘭人

           一戰爆發,鄔達克離開家鄉,從此,他再也不曾擁有過“家”。

           一戰后的歐洲貧瘠荒蕪,四分五裂,故土和家族的烙印宛如抽絲剝繭一般從鄔達克的身體里剝離:祖國的消亡,孑然一身的異鄉人對故土模糊和想象中的懷想,將故土的復興古典主義建筑風格帶到東方,是個人與文化的一次共同的流亡和依存;

           父親的去世,少年的偶像以一種新的方式在他的身體中存續,成長中的建筑師與少年時代的亦步亦趨做出了鄭重的告別,是鄔達克對從未遠離的家族事業的綿延與發展;

        弟弟的離去,如日中天的建筑師割斷了與童年的家最后的緊密聯結,徹骨的撕裂亦如同掙脫的自縛的繭,是建筑師在斷裂中尋找到的新的自由。

           建筑師日日失落的故土的家,和他在建筑事業上的恢弘成就形成了反向的互文,他的建筑中隱匿著漂泊的隱喻,生長著身份的枝蔓。

           直至最終離開上海,鄔達克的一生宛如生長在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每一個失國的普通人,如同下雨天出門沒帶傘,只有在雨中行走,任雨點打在自己的臉上、身上。在歷史和世界的洪流之中向前,卻并不知道巨浪將其裹挾到的下一個目的地會是哪里。

           故土是回不去的故土,異鄉卻永遠是異鄉。如今,在劇作中,以美國移民官的審訊所貫穿的,恰是他在異鄉回望自己的的一生,個人的認同和世界的身份成了時代記憶的一體兩面,相互撕扯,對話前行。在漂泊一生的個體記憶中,展開了隱蔽的整張家國記憶的畫卷。

         

        通天的巴別塔

           是上海這座東方的“自由港”給了身無分文的流亡士兵鄔達克一個棲身之所,是“海派”的開放包容,給了鄔達克創作的土壤。

           他在上海29年,在這里迎來了自己事業和創作的鼎盛年代,鄔達克一生大部分的作品都留在了這座城市中,大光明戲院、慕爾堂、宏恩醫院、武康大樓、哥倫比亞住宅圈、國際飯店、綠房子,建筑師的印記留在了這座城市的諸多角落,這個世界不同時代、不同風格的記憶以建筑碎片的方式佇立統一于這座城市之中,也為這座城市的“海納百川”注入了新的植根于土壤中的文化記憶。

        鄔達克在上海并沒有獲得自我身份的認同,上海不是他畢生尋找的家,但是他給上海留下的,卻成了后世生長在上海的人們的“故土的文化記憶”。鄔達克的建筑,為這座城市的文化賦予了新的內涵,是梧桐區古典主義復興的典雅,是建筑風格新浪潮先鋒的實踐,是大都市摩天大樓高度的追逐,是一座城市多元和融合的建造,是鄔達克的建筑,亦是上海的城市歷史文脈,是海派文化精神的記憶。

           作為一個異鄉人,鄔達克為生活在這片土壤上的后人建造了屬于自己的文化認同和自我記憶,如今我們致敬海派文化,這是鄔達克終究建成的通天的巴別塔,是自我的疏離,卻是他人的巴別塔。

           編劇側重于追問個人身份歸屬和建筑語言之間的關系,在一幢幢“確切”的建筑背后,有著怎樣充滿著“不確切”的人生;導演的解讀中,鄔達克將他對于“家”的記憶和懷想的“愛”融入到了自己的生命和事業中,在動蕩不安的年代,構建內心平和、美好、優雅的世界。

         

        多維的舞臺劇

           編劇郭晨子老師與鄔達克的結緣要追溯到2014年。最初,從指導學生社會調查開始,戲文系的本科生們集體創作了《建筑家》。兩年后,該劇修改打磨,赴京參加了第七屆南鑼鼓巷戲劇節。

           再度接受同一題材的創作委托,對她而言,找到“不一樣”是重新創作的前提。不一樣的解讀和角度,不一樣的主旨和呈現,不一樣的演出樣式和舞臺語匯。于是,有了以四名演員分別扮演不同時期/國籍身份的鄔達克的構想,有了類音樂戲劇的方向、有了以移民調查構成的情節主線結構、有了在記憶和現實中的穿梭與交匯的時空處理,還有三次不同形式的“插曲”,追求文本的“多維度”。

        樂隊的使用是這個劇目的另一種探索。它不同于一般意義上流行文化中的音樂劇在音樂中的著力,或許更像中國戲曲中的樂隊,將音樂融入了戲劇發生的內核之中。它恰如其分地融入到人物發展和抒情的每個角落,如同人物內心的一種和聲,與情節共同生根發芽,以多維的感官帶給觀者通感一樣的立體畫面。對于樂隊的使用,導演周可老師有自己的表述,“每一個漂泊在外的人對家的思念的畫面是有音樂的”,音樂如守土的山林,治愈如水漂泊的人生。

           劇目排練落地的過程中,周可導演選用了集體創作的方式,一方面,劇組的多數演員是剛剛畢業走出校園不久的學生,不僅表演經驗有限,對該劇的內容也有些隔膜,導演必須調動每個演員的積極性,尋求每個演員個體內心深處生長出的詮釋。另一方面,完成周可導演一人分飾多角、在扮演和敘述中隨時切換的舞臺構想,需要激發集體的創造。喚醒演員的身體能量,強調肢體語言的表現力,一直是周可老師所看重的。

           這樣的工作艱難而富有挑戰性,宛如一場沙里淘金,對于是否會有沉甸甸的收獲,在工作的過程中,每一個人都是未知的。偏偏,《鄔達克》的排練時間只有短短的三十一天,而在這三十一天中,還有春節假期的打斷。

           以劇中鄔達克命運的未知,關照當下排演工作探索的未知,每一種不確定的未知終有其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318日,我們坐在劇場中,來共同揭秘這重重未知的面紗。


        返回原圖
        /

        狠日狠干日曰射,狠狠在线插口日日干,天天射天天爱天天射干_久久不射,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一女多夫同时上h,特级欧美免费大片视频